找回密碼
facebook登入   立即註冊

[文章轉貼]

我的放蕩史

[複製鏈接]

849

主題

992

帖子

193

積分

學歷:國中生

Rank: 3Rank: 3Rank: 3

積分
193
查看: 0|回覆: 0 發表於 2019-6-12 18: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 感謝: 0
首先作一下自我介紹,我在某市的一個五星級酒店裡工作,職位嘛,是財務部經理兼採購部經理,既管錢,又負責採購,是肥差吧?呵呵!(可惜現在不做了),
  酒店的月收入大概在七百多萬吧,經由我手出去的採購款每月有兩百多近三百萬,所以經常會有供應商請客,當然不止是吃吃喝喝了。
  酒店離家有五十多公里的路程,交通也不是很方便,晚上一到7點鐘,就沒有回市裡的車了,又因為經常加班,所以總是回不了家,這篇文章也就形成了。
          《我的放蕩史》之一「初次嫖妓」
  「喂,什麼?茅台酒你要二百元一瓶,有沒有搞錯?你還想做嗎?小王,把某某公司的支票給我壓住,他媽的!」
  這當然是我在打電話了,這是家做酒水飲料的供應商,經常給我出難題,不是這個漲價就是那個漲價,明擺著欺負我新接手嘛!不給點顏色他看看,老子還怎麼混?
  「你明天過來,把帳對一下,結帳滾蛋,你不想做,還有的是想做的呢!一個月二十萬的進貨,當月結帳,我就不信找不到比你便宜的。媽的!」
  「老大,你別生氣,可別傷了咱們的感情啊!茅台酒確實漲錢了,明天我一定到,你跟家裡說一聲,就別回家了,咱們哥兒兩個好好聊聊!」
  這小子姓趙,25歲,仗恃家裡有個做官兒的親戚,做起了飲料、酒水的生意,混得也還不錯,有人罩著嘛!就是有點小氣,平時總是哭窮,按照道理是每個月結一次帳,他總是要求半個月結一次帳,老子早就想拿他開刀了。
  第二天,下了班,大概有六點多了吧,趙老闆開著他的桑塔納來了。
  「老大,您挑個地方,咱們上哪去?」
  「就近吧,金海岸。」
  「成!」
  金海岸是一家集餐飲、洗浴、健身等於一體的休閒中心,在我們那裡也算是高級消費場所,兩個人進去了沒有個兩三千塊就別想出來。
  吃過了晚餐,我和趙老闆來到了這裡的歌廳,裡面光線比較暗,引位的服務生領著我們往裡走,在一個房間內零零散散的座著二、三十個小姐。
  「兩位先生,請隨便挑吧!」
  「老大,你先請!」
  「我不太習慣,你替我挑一個就好。我先進去了!」其實哪裡是不習慣啊,我根本就是頭一次來這種地方。
  到了裡面,挑了一個座位坐下不久,老趙就帶著兩個小姐進來了:「大哥,你隨便選一個,這兩個都不錯。」
  我抬頭看了看,其中一個長得挺清秀的,身材不是很好,有點無肉的感覺,但五官配合起來,還是有點看頭;穿著絲質的上衣,奶罩清晰可見,下身一條超短裙。而另外一個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比較豐滿,兩個大奶子鼓鼓的頂著身上穿的低胸罩衫,嘴唇厚實,看著很性感,也是一條短裙。
  我這種初來的菜鳥兒,哪裡敢找這麼性感的,怕沒有兩下就清潔溜溜的了,說實話,誰不想找那麼性感的,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於是,選了那個清秀的在我身邊坐下,老趙也摟著另外那個坐到了我的對面。
  因為是頭一次到這種地方來,所以我有一點緊張,自然就拘束一些,也不知道跟小姐說些什麼。
  「先生,貴姓啊?」
  「噢!我姓劉。小姐貴姓?」
  「我啊,姓王。劉先生是頭一次來這種地方吧?」
  唉!菜鳥就是菜鳥,一照面就讓人瞧出來了。好了,緊張個鳥兒啊,放開了來吧!
  想開了,自己也就感覺沒有那麼緊張了,開始與這個小姐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而那個小姐也越來越往我身邊湊,可能是老趙交待好了吧,這個小姐顯得非常主動。
  這時,舞廳內響起了慢節奏的舞曲(名字我忘了),小姐拉著我就往舞池裡走。
  我說:「我不會跳舞啊!」
  「沒關係,這裡的舞誰都會跳!」
  進了舞池,小姐雙手搭上我的雙肩,示意讓我的雙手摟住她的腰,然後將身軀緊緊地貼近了我。隨著舞步的搖曳,她將臉也埋在我的胸前,下體和腹部一直不停地摩擦著我的雞巴,我想這就是所謂的貼面舞了吧?
  我的雞巴哪裡受過這樣的服侍,馬上立正敬禮,我覺得有點尷尬!
  「看樣子,你還真是不經常到這種地方來,小弟弟這麼快就硬了,嘻嘻!」說著,從我的肩上撤下了一隻手,順手摸到我的雞巴,隔著褲子輕輕的撫摸著。
  聽著小姐露骨的言辭、感受著她無所顧忌的行為,我真的感覺臉上發燒,事實上,除了與交的兩個女朋友有過肌膚之親的經歷,還真是頭一次見識到「雞」的力量!
  心裡想著,稍微控制了一下情緒,既然來了,就不能放不開。
  想到此,我摟緊了小姐,湊到她耳邊輕輕的說:「我們回去好不好?」
  「怎麼,忍不住了?呵呵!好,咱回去!」說著,拉著我的褲子就往回走。
  我尷尬的四下望了望,才發現原來這裡所有人都是一個動作:男人在女人身上摳摳索索,女人發嗲賣浪,根本就沒人理會你!
  而老趙此時則與另一個小姐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回到座位,我狠下心來,摟著小姐,將手伸進她的上衣內,手指掀開她的奶罩,輕輕撫摸著她的奶頭兒,別說,還是真他媽的小,像兩個荷包蛋。
  「我的奶子是不是很小?你們男人好像不喜歡奶子小的女人吧?」
  「我喜歡奶子小的,我又不想打奶炮,要這麼大奶子幹嗎?」
  「呦!我看樣子走了眼了,你肯定不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連奶炮都知道,剛才是裝的吧?」
  人呢,也真是奇怪,別人越說你是新手,你就越緊張,可一說你是老手,馬上你的信心就來了。我聽到這話,心裡不知怎麼的,就感覺自己是個老手了。嘿嘿!
  也不理她,我活動著我的手指,在她的奶頭上打轉,而她還是用手隔著褲子來撫摸我的雞巴,臉往我的臉上湊,意思是讓我吻吻她。
  我可不想,誰知道那張小嘴裡在我們來之前含過多少根雞巴,若從她嘴裡叼出一根雞巴毛,那可夠噁心的了!
  另一隻手將她的頭往下壓,我想她也明白我要她幹什麼,沖著我翻了個白眼兒,好像不情不願地將我的褲子拉鏈拉開,伸手將我的雞巴掏了出來,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龜頭。
  說實話,我交的兩個女朋友,哪樣都好,就是有兩點共同點:一是不吃雞巴,二是不許幹屁眼兒,而我總是想嘗試這兩樣,沒辦法,看看小雞兒是否讓幹。
  小姐此時已經將我的雞巴整個含進了嘴裡,上下活動著頭部,因為舞廳裡光線很暗,而我們又特意挑了一個角落,所以也不怕有人看見。
  這種感覺確實與操屄又有所不同,雞巴在嘴裡,感覺是溫溫熱熱的,加上舌頭還在不停地滑過龜頭和馬眼,那感覺確實很舒服,
  小姐還不時抬眼看看我的反應。我將頭靠到沙發背上,微閉上眼,表示對她的「工作」很滿意!
  小姐挪動了一下身子,以方便我的手能夠夠到她的奶子(可能現在這樣敬業的小姐已經很難找了,都是一上來就兩腿一張,讓你快幹,然後浪叫幾聲,哄得你快點出精,幹完了拿錢走人,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嗯,題外話,扯得有點遠了。)
  我舒服地靠著沙發,手裡玩弄著小姐的櫻桃,小姐也不嫌嘴累,仍然在賣力地吞吐著我的雞巴,弄得我的雞巴沾滿了她的唾液,顯得油光錚亮,也越來越堅挺。
  說實話,我的雞巴尺寸不大,應該屬於中等吧,硬起來也就是14-15厘米左右,但硬度和直徑還可以,
  我看得出來小姐對我的傢伙還是比較滿意的,畢竟成天生張熟李的,想得到滿足也不容易。唉!小姐也是人,也想享受性愛的歡樂啊!
  享受著小姐的服務,我將手伸進她的短裙裡,順著內褲的邊緣將手指探到她的陰道口附近,嗯,這個小姐的陰毛還挺多,感覺上已經覆蓋到陰道口了。
  我不喜歡陰毛太茂盛的,因為會割到我的雞巴,那樣感覺不是很舒服,我的一個女朋友就是這樣!
  「你的毛還挺多,人家說無毛的和毛多的性緻都大,你是不是啊?」我揪著她的毛拽了兩下,調笑著說道。
  吐出含在嘴裡的雞巴,小姐白了我一眼:「幹嘛,嫌我毛多?不行給你換一個。」
  「不用不用,我只是問問。嘿嘿!」說著,我突然將手指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受到突然襲擊的小姐驚叫出聲:「你怎麼這麼不老實?」
  「老實,我跑這幹嘛來?」我奸笑著,手指在她的陰道內摳著。
  她的陰道還很乾燥,沒有流水兒,經過我一番努力,才有一點點潮濕。做這種工作可能是不容易動情吧,或者是讓人摳慣了,有了抵抗能力了。
  「咱們找個地方?」
  「跟我走吧,那位老闆早就交待好了。」小姐說著,帶著我一直進到裡面的包房。
  到了包房的走道,就看見老趙繫著褲子正從其中一間走出來,
  「怎麼,這麼快?你小子跟我討價的時候可能磨著呢!到這怎麼這麼快就繳槍了?」我調侃著他。
  「老大,我哪能跟您比啊!我可是有名的快槍手啊!哈哈!您趕緊忙您的,我們先出去了。」說著,摟著那個性感的小姐出去了。
  我心裡不禁慶幸自己選擇得正確,那個妞兒一看就不好對付。趕緊拉著我那位小姐進到包房,關上門:「這裡安全嗎?」
  「放心吧!你就算鬧翻了天也沒人管你。」小姐一邊說,一邊脫著衣服。
  見狀之下,我也趕忙將自己剝成原始人,坐到沙發上。
  光脫脫的小姐,身材實在是不敢恭維,兩個奶子在站直的時候不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下體陰毛茂盛,雖然不能說瘦得露骨,但也有夠瘦的。唉,將就吧!心裡默默地安慰著自己。
  「戴上套吧?」小姐問我。
  我點了點頭,當然要戴啦!否則的話,初次召妓就中標,也太他娘的衰了!
  「你怎麼給我戴?」我斜著眼看著她。
  她愣了一下,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將套子打開了一點點,套在我的雞巴頭上,然後伏下身,用嘴巴推著套子一直向下擼到底,呵呵,真的很聽話啊!
  「上來吧,小弟弟等得有點著急了!」
  小姐急忙分開腿,面向著我坐到我的腿上,用手扶正了雞巴,慢慢地吞到她的陰道裡。我感覺她的陰道還真是像我想像的那樣緊窄,雞巴一插進去,就感覺夾得很舒爽。
  小姐也不用等我的命令,稍微一適應,就開始上下前後地挺動著,嘴裡發出浪叫:「哦哦哦……好大的雞巴,啊啊啊……好爽……」
  我心裡暗惱,這幫雞們,連叫聲都跟日本A片裡一樣,一插進去就爽,明顯的應付差事,弄得老子一點性質都沒有了,看老子今天好好整整你!
  想著,我靜了一下心神,畢竟也有了多年的炮史了,加上戴了套子(這個套子我不喜歡用,一戴上確實感覺遲鈍,快感來得慢不說,沒有那種溫溫熱熱的感覺,總之是很不爽啦),沒這麼快就洩。
  我挺直了雞巴,趁她往上提的時候就狠命頂一下,
  經過幾次,她漸漸受不了了:「哎呦……哦……你還真行啊!哦哦哦……不行了,我累得動不了了,換你上來吧!」
  聞聽此言,我將她抱起,雞巴還在陰道裡插著,扭身將她平放在沙發上,上來就給她一通急抽猛打,快攻結合弧圈球,搞得她沒工夫去搞那公式似的浪叫,嘴裡只能發出「呃……呃……呃……」的聲音,當然是伴隨著我動作的節奏了。
  ……
  過了將近五分鐘,我才將動作放慢,這時她才緩過來一口氣:「你還真是厲害!」明顯地看我的眼神都不太一樣了。
  「怎麼樣,知道厲害了吧?呵呵!」我繼續抽插著,
  經過那幾分鐘的大運動量動作,我也稍微有點累了:「你撅過去,換個姿勢。」
  小姐聽話的爬了起來,撅起屁股對著我,我挺槍刺入她的陰道。這個姿勢是我蠻喜歡用的,因為既省力,又由於女人撅著屁股跪著,將陰道不自覺地又收縮了,變得更加緊窄,還可以看著自己的雞巴在陰道裡出出進進的忙活,從感官上有強烈的刺激。
  我想大部份朋友都是喜歡的(當然是男性朋友,至於女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女朋友不喜歡,說這樣做沒有感覺,她只喜歡正常體位的,有時間再將幹她的事寫出來)。
  小姐卻因為我不停地操動,有了感覺,「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知道「啊」了,根本沒空去說什麼「好爽啊,大雞巴真棒」一類的話。
  又操了十分鐘左右,我感到她好像來了高潮,因為她的身軀突然收緊;過了一陣兒,又全身放鬆了下來,至於陰道裡面是什麼感覺,他媽的戴著套子沒感覺到!
  就這樣,我又慢慢操了她有幾分鐘,卻始終沒有要射精的意念,只好從她的身體裡將雞巴抽了出來。
  「你看怎麼辦吧!你美了,我可是還沒有出貨呢!」
  小姐二話不說,蹲下身把我的套子拿掉,又將雞巴啜進嘴裡,手扶著陰莖的根部,頭上下襬動著,這回可比剛才還賣力!我坐著享受著,也許是因為剛才做的運動,這次很快就有了感覺,我強忍著。
  終於,在忍無可忍的情形下,我噴射了,小姐毫不猶豫地張開嘴,將精液含在嘴裡,直到我擠盡最後一滴,她才將精液吐到手裡,抹到了衛生紙裡,可惜沒吞到肚子裡。
  穿好了衣服,看看手錶,這同折騰足足有四十分鐘了,小姐也親熱地挽著我的胳膊,求我下次來的時候還找她。
  我嘴裡答應著,心裡默唸:『媽的,讓老子下回再操你,你就等著吧!』
  和老趙結了帳(我那個小姐給她結了二百元,夠便宜吧?哈哈),我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凌晨2點鐘了!爬上床,我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至於老趙嗎,我馬馬虎虎的讓他將酒價抬高了幾塊錢,185元∕瓶,怎麼樣?再想漲價,讓他看著辦吧,哈哈!
  這就是我初次召妓的經歷,不算好也不算差,有機會,咱再接著寫。
          《我的放蕩史》之二「初識猛胖」
  猛胖是個做海鮮產品生意的胖子,由於我在酒店工作的時候,正值我們這個地區吃海鮮上癮的季節,所以,我們酒店每個月的海鮮品採購量是最大的,大概有七、八十萬吧!而猛胖這個小子憑藉著十萬元的本錢起家,就靠吃我們酒店一家,經過短短的一年光景,已經儼然是一個土財主的模樣了,不過為人還是挺海派的。
  在我接手酒店的採購業務之前,他已經與酒店保持了兩三年的業務關係了,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年代,能夠保證這一點,也足見他的能力了。
  說起與他真正的相交莫逆(也可以說嫖味相投),也是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剛剛接手的時候,因為聽說這個小子與我們的老總有關係,所以也沒有與他做過多的接觸,只是在每個月取貨款和報價的時候才會見面,說話也只是公事。
  這個小子每一次過來,雖說不是結賬日期,也總是能將錢款提走,沒辦法,老總發話,誰敢不從啊?這也就更加深了那個傳言,我對他更是敬而遠之,深怕偷腥不成,反惹一身騷!
  這一天,我的一個做辦公用品生意的朋友請我下班以後吃飯,所以我也沒打算再回家了,準備吃了飯,回去找幾個酒店裡的漂亮妹妹侃大山。
  進了一個稍微有點規模的飯店,我和朋友找了一個座位坐下來,點酒點菜,吃喝了起來。席間就供應辦公用品的細節作了一下探討,當然不能讓人瞧出破綻來了。
  「哥們兒,你記住了,我可不要你的回扣啊!你把準備給我的回扣作價,從供應的辦公用品裡扣出去,降低價格,還能做長久一些。」
  「這哪行?」朋友有些不落忍。
  「怎麼不行?咱不是哥們兒嘛!」
  「劉經理(就用騙小姐的姓吧!嘿嘿)!」
  我正在與朋友聊得高興的時候,這句話打斷了我們。回頭一看,就看見那個胖子正沖著我擺手!
  「我靠!怎麼遇見他了?我去打個招呼,你在這等著。」囑咐完朋友,我離席走向猛胖。
  「這麼巧,你怎麼會在這裡?」
  「嗨,這裡的缸也是我包的。今天補貨,我那些夥計都不在,只好親自跑一趟,沒想到碰到大經理了。哈哈!咱們還是有緣啊!請你你不出來,遇見了可別推辭啊!」
  說實話,這個小子確實請了我幾次,我都沒答應。怎麼?怕惹事啊!今天趕巧不巧的讓他給撞見了,心中暗悔為什麼偏偏選中這裡?今後朋友送貨到倉庫,難免碰到!
  可能看出我的顧慮,猛胖這個小子嘻嘻壞笑著:「沒事,今天我什麼都沒看到,不過你可要給我個面子啊!」
  沒辦法,反正今天也是無事可做,只好點頭答應。
  送走了朋友,當然帳是猛胖這個小子付的了,我坐進了他的桑塔納。
  「怎麼,劉經理,上哪?」胖子問。
  「隨便吧,這裡我也不熟。」我有點無精打采。
  「怎麼跟我出來這麼沒精神?」胖子笑著說。
  「可能是有點累了吧!」我連忙解釋,心中深怕這個小子向上告黑狀。
  「我說,我看你也是實在人,實話告訴你,我跟你們老總半點關係都沒有。為什麼我去到你們那裡這麼痛快他就給錢?因為我有他的把柄在手裡!」
  胖子一席話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什麼把柄?」我問道,
  突然又感到有些尷尬:「對不起,我不該問的。」
  「沒事,說出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就是在一個賓館裡看正好碰見他和你們那裡的一位副總約會開房間,我也不會往外說。都什麼年代了,可他就是害怕。嘿嘿!」
  心中恍然,難怪老總這麼好說話,原來是有小辮子在胖子手裡,可這個小子的嘴巴也有點大吧!剛剛交往,就將這些說出來了,看樣子以後還是少和他來往的好!
  「別以為我嘴巴大,我是看你是個好交朋友的主兒,才跟你說的,免得你心裡有其它想法。我是真的很想交你這個朋友!」
  不愧是在道上混了這麼久,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不過後來的事實也證明這個胖子還真是一個好哥們兒,即使在我以後離開了酒店,我們的交情也沒斷。
  「哪裡哪裡!」我客套著。
  「這樣吧,我看你也夠累的,咱們找個地方放鬆一下,洗個澡,按按摩,挺舒服的,也解乏。」
  「我無所謂。」
  說話間,我們又來到了金海岸,說實話,我是實在不想再來這裡了,不過胖子請客,又不好說什麼,好在這次沒去歌廳。
  我們順著另外一道樓梯直上這裡的三樓,這裡是一個挺大的洗浴中心,收費也不低,只是洗澡就要108元每位,但環境確實不錯,服務也週到,普通的飲料、茶水隨便飲用,另外搓澡免收費,一人還贈送一套洗浴用品,洗髮水是力士的,總體而言,還算物有所值吧!
  洗過了澡,我和胖子來到休息室,舒舒服服的躺倒在大沙發上,喝著茶水,有一搭無一搭的閒聊著。
  「怎麼樣,舒服多了吧?休息一會兒,找個小姐做個按摩,保證你更舒服!嘿嘿!」胖子語帶曖昧的對我說。
  我聳了聳肩:「不用了吧?天也不早了,還是回去吧!」
  「那哪成?今天一切都聽我的!」胖子不依。
  無奈,聽天由命吧!我放鬆了心神,將自己更舒服的窩進沙發,嘴裡叼著香煙,耳中傳來陣陣舒緩的音樂聲,意識有一些朦朧,也難怪,此時已經接近十二點鐘了。
  「走啦!」感覺很遙遠的聲音傳進耳中,我睜開眼睛,胖子的大臉出現在眼前。抬手看看手錶,這一迷糊,又過了半個鐘頭!揉揉眼睛,起身隨著胖子走向按摩房。
  按摩房不大,只放了一張按摩床,可是屋內卻有兩個小姐在等著,真嚇了我一大跳,急忙回頭看著胖子,而這個胖子卻露出一臉懷壞的笑容看著我。
  我可真是忍不住了,聲音都有點發顫的問他:「胖子,你不會是想讓我一個人……」
  「哈哈哈哈……」胖子實在是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
  「我是看你有點兒睏了,給你提提神。這兩個小姐你隨便挑一個,剩下的歸我。」
  「我靠!哪有這樣子提神的?」還別說,胖子這招兒還真管用,我確實不睏了!
  此時的我早已不是剛剛嫖妓的菜鳥了,還是被這個胖子擺了一道!想了想,我也忍不住樂了。
  兩個小姐不知所云的看著我倆,我仔細端詳了一下,挑了一個豐滿一點的,吸取教訓,避免重蹈上次的覆轍。這些個做按摩的,長相實在是不敢恭維,但身材卻都是一級棒!前挺後撅,尤其是奶子很豐滿。
  胖子笑著,帶著另外一個小姐去了另一個包廂。我的這個小姐急忙上前,將我的浴袍上衣脫掉
  :「先生,請到這邊來!」說著,將我引到按摩床前。
  我仰面躺到床上,小姐慢慢脫掉工裝(說是工裝,實際上是一身運動衣),裡面是真空的,兩個大奶子傲然挺立著。看她也就二十三、四歲,可是乳暈卻略微有點發黑,褐色的,看來破身挺早,說不定連孩子都養活了兩三個了!
  「小姐是哪裡人啊?」
  「四川萬縣的。」
  「還真是聽不出來,看樣子在這裡也不短時間了吧?」
  「不是啊!我剛剛才來兩個月。」好像每一個小姐都會這麼說,騙人吧!總想裝作是剛剛下海的。
  我靠!小姐說話都一樣,我也沒什麼心情再跟她扯淡了,閉上眼,躺得舒服一點。
  這時,小姐光著身子(那時候公安逮得不嚴,不像現在,到這種地方小姐都不敢脫光,只能讓你從下面摳摳摸摸的,沒勁!),噹啷著一對大奶伏到我的胸前,將一瓶按摩油倒了一點在手上,抹到了奶子上,然後將奶子頂在我的身上左右的晃動,有一團軟軟的東西在你身上蹭啊蹭的,那種感覺你們受過嗎?總之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感覺,一個字:爽!
  享受著小姐的奶子按摩,我閉著眼睛。就在又要迷糊的時候,小姐將我的短褲慢慢脫了下去,我睜開了眼,小姐抬頭沖著我笑了笑,又拿過來那瓶按摩油,倒了一些在手上,然後握住我的雞巴緩緩地上下套動著,將油塗抹得非常均勻,我的小弟弟此時還是軟塌塌的,經過多次的歷練嘛!我就這樣看著小姐給我打手槍,小弟弟也不受我大腦控制的站了起來。
  小姐的動作很專業(典型的廢話,她就是幹這個的),手握的力度剛剛好,不輕也不重。隨著雞巴的挺直,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沒過多久,我的雞巴就青筋畢露、昂首怒目了。
  小姐也不嫌雞巴上還沾著按摩油,只是用衛生紙好歹擦了擦,就將我的雞巴含進了嘴裡,上下擺動著頭部給我口交,間或還將雞巴吐出來,用舌頭舔舔我的兩粒蛋蛋。
  突然感到屁眼兒一陣酥癢,我靠!這個小姐還真是夠勁,居然用舌頭舔舐我的屁眼兒!
  我也是頭一次有這種享受,心裡還暗自在想:虧得今天洗了澡,要不非得熏死她不可(開玩笑啦,其實我很愛乾淨的,回來把小姐都嚇跑了怎麼辦?呵呵)!
  其實,小姐之所以會給你舔屁眼兒,她當然也知道你是洗過了澡上來的啦!不過,舔屁眼兒的感覺實在是不比吃雞巴差,另有一種感覺,不信你們可以去試試。不過別問我上哪裡去試,小弟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召妓了。
  我同時也很慶幸自己的決斷,那就是絕對絕對不跟小姐親嘴兒!哈哈!
  小姐吃著雞巴、舔著屁眼兒,還不時抬起眼挑逗著你,你想想,你能忍得住嗎?我不行,起身將小姐放倒在按摩床上,分開她的兩條腿,來個老漢推車,將雞巴插了進去。
  小姐雖然沒有什麼水兒,但我的雞巴上還殘留著一些按摩油,有它的潤滑,我可以很輕易地一插到底!
  小姐的陰道還算緊湊,夾得我的雞巴蠻爽的,我站在地上,腳上穿的拖鞋有點不得勁,乾脆光著腳得了。
  我運用腰部力量,先給小姐來個點射,節奏嘛,就是「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有女朋友的可以去試試,保證管用,不管用包退!
  隨著我的強力炮轟,小姐也在那裡哼哼唧唧的,
  我心裡暗想:『老子是花錢(當然不是我花錢,是那個胖子)上這裡找樂子的,管你有沒有快感、有沒有高潮,老子爽就行。』於是也不管她的感受,只是橫衝直撞的抽插著。
  沒想到,我這天真是有夠勇猛,連插了三、四百下也沒有射精的感覺,把自己累得氣喘吁吁的,不是體力問題,而是我一直用同樣的速度來操,當然累了!
  這個小姐倒是讓我給操來神了,嘴裡也隨著我的節奏呻吟出聲:「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看樣子,女人真正有感覺,叫床的聲音絕對和A片裡的叫床不一樣!
  「我累了,你上來吧!」說著,我拍拍她的屁股。
  小姐聽話的急忙爬起身,我仰躺在床上,小姐趕緊跨開腿,面向我就要騎上來,我擺擺手,示意她背對著我,小姐二話沒說,轉過身去,手抓住我的雞巴,對準陰道就坐了下去。
  小姐在我身上忘情地挺動著,我則微微抬起頭觀賞。這樣做愛,其優點就在於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雞巴在女人的陰道裡一會兒出、一會兒進的活動,就好像一邊做愛,一邊看A片,挺刺激的!還是那句話,不信你可以試試!
  終於,小姐得到了高潮,無力地癱軟在我的身上,可我還是沒有出精!
  小姐休息了一下,轉過身來對我說:「你可夠強的,試試新鮮點的嗎?」
  我點點頭,小姐從我的身上爬了下來,在兩個大奶子上重新抹了按摩油,然後捧著奶子湊近我的小弟弟。我靠!看A片的時候看過打奶炮,我還是頭一次真槍實彈的碰到,享受一下吧!
  當兩個大奶子緊緊地包住我的雞巴的時候,我的雞巴不由自主地一跳,兩團肥肉夾住雞巴,肉肉的,小姐使勁頂住兩邊,將乳溝的部份儘量夾緊,使它接近於陰道,然後上下活動著。
  這個動作靠女人主導的話,女人會感到比較吃力,所以我翻身將她壓倒在身下,示意她將奶子夾緊,我就像幹她陰道那樣活動著腰部。雞巴快速的抽動著,有時雞巴頭甚至能頂到她的下巴頦!
  也許是初次,沒有多久我就感到馬眼發麻,好幾股精液噴了出來,小姐也沒有躲閃,我射得她胸脯和臉上到處都是乳白的精液。
  事後略作休息,看了看錶,已經是凌晨兩點半了!這時猛胖來敲門,我胡亂披上衣服,開了門,
  這個胖子笑嘻嘻的對我說:「行啊,你還夠厲害的!搞了這麼半天。我搞了一次,在你門外面聽得又硬了,回去又幹了一次。你這裡剛演完第一集,成!這麼晚了,你也別回去了,我給你找個賓館,把小姐也帶著,好歹忍一宿得了。」
  我一想反正也回不去了,酒店的員工區早已經關門了,就只好如此了。
  「找個賓館沒問題,小姐就不帶了,明天還要上班,你小子是不是想讓我起不來床啊?」
  「嘿嘿,你這麼勇猛,還能經受不住這一點考驗?就這麼定了!」說著,猛胖也不等我的反應,讓小姐收拾了一下,讓她跟著我們直奔賓館而去。
  這一晚上,我只是摟著小姐睡了一晚,沒再開槍。說實話,也有點後怕,因為這次幹她沒戴套兒,深怕自己染上什麼毛病。
  從此以後,我就跟猛胖那個小子混熟了,這個小子總給我打電話:「今天回市裡嗎?不回去上我這裡來!」這個小子放著自己挺漂亮的老婆不搞,就喜歡到外邊召妓,還養了兩個小姘,也真夠他忙活的!
  這一個故事到此結束了,至於與猛胖的交往,後面還會涉及。其實我主要的嫖妓活動,大多與他有關,可以說,是他真正給我帶進這個圈子的。
  對了,這次的花費我不想說了,省得有人問我到哪裡。呵呵!不過很便宜就是了。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點聲明

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 ,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客服郵箱|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P2P101

GMT+8, 2019-6-19 10:51 , Processed in 0.092508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